2008年7月30日 星期三

如果你問我今年書展有甚麼收穫

關於鍾曉陽,多年前我寫了一篇好像叫《鍾曉陽童話》的東西,文章跟另一題為《黃碧雲神話》的相對,大抵當時竊以為,前者關乎人格成長,後者涉及欲望實現;前者是一個不斷在相互作用中完成的故事,後者為我們寫下模楷,供後人仿效。

今天,仍有人作形形色色的類黃碧雲書寫。讀者見證一個又一個小黃碧雲出土。葉細細、趙眉......本來是她筆下的角色,成為一個又一個別人的筆名。鍾曉陽呢?她的徒子徒孫去了哪裡?或者貼切點問:她有過徒子徒孫嗎?

如果今天我們問:誰還會去效法鍾曉陽?或者我們更該問:有人曾經模仿過她嗎?當然,潛台詞是兩邊走的--要麼,鍾曉陽是不可模仿的;要麼,她根本不值得學習。

然後是她在香港書展2008立了一個講題:停車莫再問。我今天在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辦公室外,望著坐在窗邊的會長張偉雄,禁不住說了一句:憑窗莫再問。《七劍》中的傅青主,用的便是莫問劍。鍾曉陽真有如此的蒼桑,要我們一眾粉絲莫再問?

為甚麼不可以。也是她粉絲的你高聲嚷道。她停車之後,太多遺恨,燃燒透盡之後,都槁木死灰了,還問她有沒有蒼桑?

好吧好吧,但你我這等粉絲又為何最終沒有出席那個講座呢?真的因為人多,擠得據說連朱文文也要向隅門外?真的因為我們相信保持距離始終明智,就保留一些最後捨不得的優雅與淒美?

《燃燒之後》,鍾曉陽第一次把短髮的本人肖像作為著作封面。《停車暫借問》重版,戴著金絲眼鏡的她又再亮相封面。粉絲們便說:夠了,讓我們遠遠的站著,在這邊遠遠的看好了。

如果你問我今年書展有甚麼收穫,請容我答:大抵是最終沒有出席鍾曉陽的講座吧。 (相片由tsw提供)

7 則留言:

追懺者 提到...

i must confess: 這種寫法當然是因為「最終去不了鍾曉陽的講座」,極度失落,情緒失控下的「治療」行徑。Desperate到一個地步,連remedy的標籤也不貼了,簡直到了自暴自棄的地步。

照片提供者 提到...

算了罷你。說什麼保持距離?我另外提供的那些相(中央空置、鍾側在一邊小小的),你都不滿意,只選這張正面大頭及框的。就像馬格列特的〈摔跤手的墓地〉,一朵巨大的玫瑰充斥了整個室內空間,是實存的透視錯亂,反擊死亡的荒誕,簡單來說,就是無法接受。算了罷你!之前那天我在陳丹青場上受冷遇時,你和matt還一起來落井下石!

匿名 提到...

照片提供者,你就給他一條生路吧。別把他迫到牆角迫瘋了。:p
我這前粉絲和另一專程來港的台灣前粉絲,本來要聽結果也沒去,也不覺得有甚麼大不了。
遺憾(或遺恨)真沒甚麼不好。不是「治療」,是真的覺得「我們如此很好」。

另一照片接收者

酸溜溜之照片提供者 提到...

好哇
這樣迴護
同時巧妙地改稱前粉絲

我被落井下石時誰來為我說話
在human pet裡又被買走了一堆人

匿名 提到...

不是「巧妙」地改稱前粉絲,
是名正言順啊,只是沒登報吧了。:p
只因前偶像至今沒新作,
而的確我和台灣Y迷戀的是她前期的作品。
(但我們現在都喜歡你啊~)

又,是很同情你的際遇。
但可以做甚麼呢?
你愛得那麼深。
就由得你了……

魚翅

拜服 提到...

魚翅說話實在太聰明了

小藍 提到...

當天書展入場人很多,遲了十五分鐘才抵達,多番央求,就是留了座仍不許進去,很是失望;沿著通道往一號館途中,電視屏幕上一個女子一邊踱步一邊低著頭說話,原來直播鍾曉陽的講座!人們在背後熙攘走過,我自個兒站在欄杆前旁若無人地看了一個多小時,心裡又興奮、又滿足。 世事柳暗花明,不放棄便有可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