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9月1日 星期一

行者之錯步台灣有售及其他

出版社告知,《行者之錯步》已在台灣誠品書店及其網站有售。

另:看Stephen Owen《追憶》第二節關於《莊子》髑髏部份,不錯,他特別強調的正是我在怎樣談莊的自我留言中有意無意的遺漏:張衡《髑髏賦》的結尾部份:

於是言卒響絕,神光除滅。顧盼發軫,乃令僕夫,假之以縞巾,衾之以玄塵,為之傷渧,酬於路濱。

Stephen Owen強調,張衡用莊子的舊瓶裝了他的新酒;讓無名的骨骸有了名字(而且便是莊周,昔之質問者,成了今之被質問者),而且通過祭禮,讓它跟活著的人有了聯繫。

莊子強調死者了無牽掛,再與生人無干的歡樂,但張衡仍是要把它扯回來,通過追憶,通過俗解的薪盡,火傳。

但有時不禁想:薪既已盡,火傳與否,真的重要嗎?

9 則留言:

鄭政恆 提到...

想起第一次看Andrei Rublev時的感覺,最後,火種燃盡,化成六百多年前的彩色聖像,往矣往矣,片刻泫然。

tsw 提到...

近日虛無,想起蘇軾這首〈定風波〉:

夜飲東坡醒復醉,歸來彷彿三更。家童鼻息已雷鳴,敲門都不應,倚杖聽江聲。 長恨此身非我有,何時忘卻營營。夜闌風靜縠紋平。小舟從此逝,江海寄餘生。

夜闌風靜穀紋平。它的中年虛無版是不是「晚來天淨月華圓」?夜闌風靜縠紋平,比較深沉,但垂首望江,那景象之開闊之平靜不免有點可怕,令人惶惶,如通往摺曲的時空蟲洞。

瘀爆tsw 提到...

原來不是定風波
是臨江仙………

TSW,或鄧小樺 提到...
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。
追懺者 提到...

今天在天道書樓看到一本書,題為《窮到剩下錢》。整理《莊子》時常想:莊子是真的窮,窮到死於路邊幾無人問是絕對可能的。由是「指窮以為薪」,指除了一般解作脂,可也有符號的意思?指窮,固是詞窮,也是無言以問無言以對。由是髑髏之報夢是方外之音,在另一世界(可以說是極端世界)才可能的事。在路人路過不忍而問的世界,只能無言,傳火,而想像不可盡之意。

Yvonne Yip 提到...

請問先生之大作"行者之錯步"可於香港何處尋呢?

追懺者 提到...

哎喲, 年初出的書四周好像已找不到了?可逕往花千樹出版社購買:
http://www.arcadiapress.com.hk/bookedmethod.aspx

Yvonne Yip 提到...

謝謝先生指教。

blog marketing 提到...
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。